<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
            >教育>>正文

            李一諾:這個世界在變好嗎?

            原標題:李一諾:這個世界在變好嗎?

            看點:李一諾是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負責領導蓋茨基金會中國團隊,與中國的公共、私營及非營利部門合作,致力于解決中國及全球的健康、發展與政策領域的重要問題。本文根據蓋茨基金會首席代表李一諾在2018樂天行動派公益盛典的主旨演講編輯整理。

            在開始演講之前,我想先問大家三個問題:

            第一,在全球30歲以下的男性獲得平均在校學習時間是10年,同年齡段的女性獲得了幾年?

            A.9年 B.6年 C.3年

            第二,全球1歲兒童獲得疫苗注射的比例有多少?

            A.20% B.50% C.80%

            第三,在過去20年中,全球的極端貧困人口數量是什么樣的變化模式?

            A.幾乎翻倍 B.幾乎沒變 C.幾乎減半

            這些問題是Hans Rosling提出的,他是北歐的統計學家,一直致力于讓數據唱歌跳舞,是一種非常了不起的能力。他在生命的最后十年中,致力于把關于人類整個發展的大數據用一幅幅圖景呈現給全世界的人們。在“FACTFULNESS”(《真相》)一書中總結了他的很多分析和研究。2017年他去世了,但是他的工作影響了非常多的人,其中包括比爾·蓋茨。

            我們來看看在場各位朋友的投票結果吧:

            剛才問大家的第二個問題,世界上有多少1歲的兒童已經接種過疫苗,答案是80%。但有多少人選擇20%?漢斯做了一個統計,全球十大銀行之一的銀行家有85%選錯了,成績最好的是瑞士援助會議,也有50%的人選錯了。相比之下,我們的成績不相上下,大家不用特別難過。

            這引出我今天想跟大家講的題目:我們這個世界是在變好嗎?我想漢斯的這些工作就是想讓大家用一個不同的方法看世界。我們平常看到的世界經常是通過新聞來了解的,最近我也覺得很多新聞很難讓人振奮。但漢斯有一個很有意思的理念:希望推行一種基于事實的世界觀。剛才提到他可以讓數據跳舞,我們來看一看跳舞的數據。

            如果用一句話總結——好的事情在上升,不好的事情在下降。

            從飛揚的曲線看到的是我們人類在過去一百年里巨大的進步,像新音樂的數量、女性投票權、電影的發行、受保護的土地比例、學術文章的發表、谷物的產量等,在過去一百年時間是上升的。另外,在1800年的時候,強迫勞動仍然合法的國家有190個,到2017年已經只剩3個。在過去100多年里,整個世界在變得越來越好。蓋茨經常說一句話,如果看整體人類的平均生活水平,我們現在生活在有史以來最好的時代。

            剛才提到的關于上學的題,女童上學是非常困難的事情,特別是貧困人口。但實際上,通過過去幾十年的努力,現在全世界范圍里,學齡女童在學校里的比例達到90%。當然,你可以說她在學校里不一定學習東西,或者她學習的成果不好,但畢竟她走進了學校。同樣的數字對男孩兒來講是92%,高一點,但差距小很多。對我們來講,是一個了不起的進步。看到這些正面的數據并不是意味著我們忽視問題,大家每天生活在世界上、中國,每天都看到各種各樣的問題。所以Hans一直倡導的世界觀是“任何時候在世界上都是BAD和BETTER同時存在。”把這兩個放在一起也是更綜合、更全面的世界觀。

            在蓋茨基金會,比爾和梅琳達夫婦倆稱呼自己為樂天行動派(Impatient Optimists)。Optimists的意思是我們要看到世界的進步,不僅看到世界到今天為止的進步,也看到以后我們取得更大進步的可能。Impatient就是指雖然看到很多進步,但還有很多的問題。所以我們需要做的是能夠面對這些挑戰,積極想應對的方法,用行動來創造改變。

            2015年時,所有的國家達成一個共識,以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形式公布于世,希望能夠在2030年時全球能夠達到這些目標。蓋茨基金會也從2017年開始做了一個承諾,每年我們都會發表一個《目標守衛者》報告,這個報告會追蹤我們工作相關的重要數據,看我們取得的進步以及存在的挑戰和鴻溝。

            今年報告的主題是“關注非洲的年輕人”。大家可能覺得跟“我”不相關。跟大家解釋一下為什么這件事情很重要。全世界工作很重要的方向是減貧,減貧里最大的隱形障礙是貧困人口的增加。如果一個國家貧困率降低,但同時人口增加,貧困人口的數量就沒有變化。現在極端貧困人口在非洲非常集中,讓人比較擔憂的是,他們又是人口增長最快的區域。

            2017-2050年之間,整個非洲會增加將近50%的0-24歲的人口,其他的地方,像亞洲是凈減少,這個趨勢的意義非常大。最近剛剛結束的中非合作論壇,很多中國人想起來覺得這個事情離我非常遙遠,這些窮的國家和我有什么關系?至少和大家有兩層關系。首先是疾病,疾病是無國界的,所以2014年埃博拉病毒的爆發是讓全世界非常恐慌的事情。如果一個大陸做不好疾病控制,全世界都會受到波及,所以疾病控制是一個完全全球化的問題。第二,年輕人口實際上是巨大的生產力,但如果掌握不好,他們不能受到合適的醫療保障和相關的教育,就會變成社會一個非常不穩定的因素。在這種情況下,和每個人的生活都是息息相關的。

            年輕一代有著強烈的好奇心與求知欲,并擅長以全新的視角和思路來解決問題。你們會對這個世界有更為準確、深入的認識。那么認識之后呢?——當然是學以致用,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也許同學們會覺得這是一句大話空話,畢竟問題那么復雜,非洲又那么遠,我能做什么呢?

            下面我來分享一個發生在我們身邊的故事。圖片里的這兩個中國人和今天在座的大多數觀眾一樣,是大學生,來自中國農業大學。他們在干什么呢——幫助非洲人民種玉米。

            這個項目背景是坦桑尼亞農民種玉米的產量非常低,可能只是中國的幾分之一。所以農大團隊就研究如何幫非洲人種好玉米,種玉米很重要,可以吃飽肚子,還可以增加收入。他們用了什么樣的方法?首先是和當地的團隊一起做工作,一方面是了解當地的情況,因為他們在非洲種玉米,基礎設施很差,包括灌溉等都沒有。另一方面,也要看中國哪些經驗可以被他們借鑒,中國的“勞動密集型”農業其實非常適合當地,聽起來也很不高大上,就是深耕細作,通過拔草、松土深耕、密種等等,最后有什么結果?

            大家從這張圖上可以看到是天壤之別,他臉上的笑容和當年我們農民脫貧是一樣的。所以他們把這個項目做成了千戶萬畝玉米工程項目,希望兩年內幫助一千戶農民的一萬畝土地實現產量翻番。根據過去的項目經驗,這些農民也確實通過產量的增長實現了生活的提高。

            這其實很有意思,一方面好像是發生在遙遠的非洲,另一方面又是真實的中國過去的經驗,對他們又能有切實的幫助。

            講到這里大家還是會覺得離我很遙遠,但今天在這里的很多年輕人,像做“鄉村筆記”的汪星宇,在做女童保護的孫雪梅。還有曾經的年輕人,在八十年代就開始做“希望工程”的徐永光老師,以及現在是國際公益學院董事局主席的馬蔚華老師,他們在很年輕的時候就開始希望能夠用不同的方式創造一個更好的未來,改變我們的社會。我想這些人的經歷在幾十年之后再回看,對所有在座的人來講,不管你的年紀如何,都非常有激勵作用。梅琳達這樣說,“樂觀不是盲目地相信明天會自然而然地變好,而是堅信我們有能力創造更美好的明天”。

            最后跟大家分享,當你面對現在的挑戰時,可能你經常感到另類、邊緣,經常感到孤獨、無力。但是——

            “永遠不要懷疑一小群堅定的人能夠改變世界,實際上世界一向是由這些人所改變的。”

            講這句話的人是瑪格麗特·米德,他是美國非常著名的人類學家。也許從人類學家的角度看到的,我們也認為是一個公理。

            來源:樂天行動派公眾號,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智見微信公眾號:zhijiantalks

            智見介紹:有趣、有料、有價值的教育話題和見解,在這里你可以觸達百余位知名專家的教育理念和實操方法,讓你在陪伴孩子成長的路上不再孤獨!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彩立方彩票

                      <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

                                <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