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
            >文化>>正文

            中年女人,行走的避孕藥

            原標題:中年女人,行走的避孕藥

            生孩子,可以給一個女人的生活帶來多大改變?

            一個朋友,意外懷孕,在沒有做好充足準備的情況下就草草結婚、生子,沒有想象中婚后幸福甜蜜的二人世界,她的生活被孩子充斥。

            本來在事業上升期,也不得不放棄工作,成了全職媽媽。

            曾經她熱愛生活,特別愛打扮。如今,和同齡人站在一起,她仿佛要老十歲,面對什么都總是一臉疲憊……

            她不解為什么女明星懷孕時依舊苗條地穿高跟鞋輾轉片場,剛生完孩子就妝容精致,少女依舊。生個孩子對于她們來說,幾乎沒有任何消極影響。

            她說,生了孩子,才知道電視上演的都是假的。

            電影《塔利》就描述了一個母親慘不忍睹的生活:感覺不到愛、沒人能當幫手,生活中充斥著鍋碗瓢盆、奶粉尿布的味道……

            它不是恐怖片,卻比恐怖片還可怕。

            1

            從性感女星變“潑婦”

            只差一次避孕

            女主瑪洛是個身材肥胖、憔悴的高齡孕婦,這個角色由女神查里茲塞隆飾演。

            這次她不再是《速度與激情8》里美艷的女反派,也不再是那個“世界級”的女神。

            查理茲塞隆出席電影《Gringo》首映禮 / 視覺中國

            為了更好地契合這個角色,她甚至定了鬧鐘,逼自己半夜起床吃高熱量食物,“順利”增肥45斤。

            這相當于一個六七歲孩子的體重。

            查理茲塞隆增肥前后對比

            40歲的瑪洛是個普通白領,在一個公司的人力資源部門上班,丈夫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職員。

            家里有兩個磨人的熊孩子本就足夠讓人頭疼,偏偏她又意外懷孕。

            大著肚子的瑪洛,每一天都是從忙亂中開始的。

            清早起床急急忙忙地給孩子收拾,送孩子上學。

            給兒子穿襪子時,他的腳也在不停亂動,怎么怒吼都不聽話。

            瑪洛的兒子性格上面有些障礙,他會因為一些再平常不過的事情受驚,也接受不了原定計劃沒能按照自己的預料執行。

            比如,學校外的停車位沒有了。

            沒辦法停在以前經常停的位置,敏感易暴躁的兒子開始大吵大鬧,使勁用腳踢著瑪洛的座椅,整個車廂充斥著刺耳的叫聲。

            兒子在車里大喊大叫,但車外的世界一片安靜,沒人知道瑪洛在經歷什么,也沒人能幫她。

            最后,她還是只能想辦法,把車停在了兒子喜歡的位置。

            校長叫來瑪洛,要和她談的問題,也是兒子的特殊情況:有心理問題的他已經影響到了班上的其他小朋友。

            校長委婉地建議瑪洛給兒子請一對一的家庭教師,因為學校的老師實在沒有過多精力照顧她的兒子。

            可瑪洛無力支付這筆昂貴的家教費。

            回到家,做晚飯、洗碗,瑪洛用醫生教的方法用刷子給兒子刷身體。

            她機械地重復一天又一天的生活,耗費大量精力照顧孩子,加上沉重的經濟負擔,一切都讓瑪洛苦不堪言。

            更可怕的是,絕望的她走進一家甜品店,點了精致卻高能量的小蛋糕,還有一杯本不該在懷孕時喝的咖啡,想自己安靜地待會。

            偏偏偶遇昔日閨蜜。

            一個大腹便便,一臉蒼老;而另一個依舊年輕苗條,干練清爽。

            兩個人看起來差了十幾歲。

            朋友上下打量,眼神中暴露自己的驚訝。而生活重心已完全不同的兩人也早已沒了共同話題,草草聊幾句后就尷尬地再見。

            瑪洛到富裕的哥哥家做客,更襯得瑪洛的生活只是一地雞毛。

            嫂子請了一個幼兒教育學碩士當保姆,她根本不需要為孩子教育操太多心,哥哥和嫂子有大把精力放在提升生活品質上。

            哥哥知道瑪洛的焦頭爛額,想為她請一個夜間保姆來減輕負擔。

            但瑪洛說,無法接受一個陌生人在夜晚出現在自己家。

            不適應被幫助的瑪洛,其實也并不知道自己應該怎么辦。

            瑪洛說:“我覺得自己是一艘被遺棄的垃圾船。

            深夜,瑪洛的羊水破了,不出意外地,她準備開始生產。

            女人一生多能遭受的最疼痛的罪,瑪洛已經經歷了三次。

            所以迎來新生命的那一刻,瑪洛沒有曾經的喜悅和憧憬,只有一臉疲憊與無奈。

            哥哥和嫂子來看她,她們把孩子遞給瑪洛時,她都不想多抱一下。

            半夜護士跟著瑪洛到洗手間,要監測她的恢復情況,確認她是不是能正常小便。

            瑪洛沒有做到讓護士“滿意”的程度。護士說,如果她再不尿,就要把導尿管裝回她的身體。

            為人母,自己卻已不像個人,尊嚴盡失。

            生活中,充滿一個又一個死循環,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2

            “喪偶式”育兒

            拖垮那個堅強的中年女人

            瑪洛的丈夫掙錢不多。結束一天繁忙的工作回家,也只是躺在床上打游戲。

            照顧三個孩子的重擔,沉沉地壓在了瑪洛一個人的肩上。

            每天的生活,從凌晨的哭聲開始。

            瑪洛把孩子的哭聲錄成了鬧鐘。半夜響起,丈夫依舊睡得香甜,她醒來,爬下床,給孩子換尿布、喂奶;

            丈夫上班,親吻瑪洛。

            新的一天,瑪洛深夜醒來給孩子備好母乳,哄她入睡。

            丈夫上班,親吻瑪洛。

            又一天深夜喂奶。

            到了早晨,丈夫離開前親吻瑪洛……

            沒有足夠的睡眠,有時哄著孩子,瑪洛幾乎要蹲在地上睡著。

            諷刺的是,陽光明媚的白天,親戚、外人來看孩子,都會贊嘆“看這個小寶貝”“你好可愛”“好一個心肝大寶貝”。

            這可愛的小寶貝,在無數個深夜,卻都只有已經快被逼瘋的瑪洛陪伴。

            孩子幾乎耗盡了她所有精力,久而久之,她開始麻木。

            房間越來越亂,家具上污漬懶得去清理,就連衣服弄上了嬰兒的屎尿也懶得換一件干凈的。

            沒有精力做飯,直接用微波爐加熱速凍食物給孩子吃。

            曾經瑪洛定下吃飯期間不能玩手機的規則,而如今孩子在她的面前玩著手機,自己卻也熟視無睹。

            孩子不小心把果汁打翻,瑪洛沒有力氣責罵、收拾,她面無表情地脫下自己的體恤,腰間的贅肉暴露無遺。

            孩子天真地問:“媽媽,你的身材怎么變這樣了?

            沒怎么,不過是因為數次生產、日夜顛倒護理嬰兒、胸部下垂、腰間贅肉丑陋松弛地堆疊著而已。

            瑪洛的眼前是無盡的黑暗。

            她又一次被校長約談。

            這一次,校長認為瑪洛兒子的心理問題成了學校的困擾,希望孩子能被勸退轉學。

            情緒崩潰的她和校長大吵了一架。

            瑪洛被徹底壓垮了。

            她找出了那張夜間保姆的名片。

            3

            “美少女”帶來的救贖

            真相讓人心疼

            瑪洛的生活終于出現了轉機。

            不同于尋常保姆溫柔樸素的形象,夜間保姆塔利是個穿著前衛的年輕女孩。

            一進屋,就像在自己家一樣收拾起雜亂的桌面。

            這樣一個穿著紅色吊帶的女孩來當保姆,瑪洛不太能完全信任她。

            “我是來這里照顧你的”,塔利說。

            人們往往認為最需要的是嬰兒,把所有的關注點放在孩子身上,而忽視了實際上內心脆弱、更需要關心和照顧的母親。

            把嬰兒交給塔利,瑪洛回到房間。

            一夜好眠,瑪洛已經不記得自己有多久,沒有這樣好好睡上過一覺了。

            醒來后,雜亂無章的房間煥然一新,連客廳地板上沉積了八年的臟東西都清理干凈,客廳的茶幾上還擺了鮮花。

            而做好了一切的塔利,早已安靜離開。

            因為塔利,瑪洛黑暗的世界終于有了光明,生活仿佛在回歸正軌。

            瑪洛和兒子帶著塔利做的紙杯蛋糕到學校分給同學,有些孤僻的兒子開心了很多。

            晚餐也變得豐盛,檸檬烤雞出現在餐桌上,不再是速凍披薩,一家人都吃的很開心。

            瑪洛容光煥發,久違的笑容出現在她的臉上。

            沒有心情經營自己的她開始化妝,開始跑步運動。

            生活慢慢好起來了,瑪洛的丈夫享受著一切變化,但他忽略了一點:自己其實從沒見過這個能干的夜間保姆。

            一晚,塔利帶著瑪洛去酒吧喝酒、跳舞,瑪洛仿佛回到了二十歲。

            狂歡之后,塔利卻說自己得離開了……

            兩人爆發爭執。

            你一定有遠大的志向,你的20歲會是多姿多彩的,但是很快,你的30歲就會來臨,就像每天清晨5點的垃圾車,定會準時來到。

            一次又一次的生育后,自由的靈魂不再,生活會浮現本來丑陋的面貌。

            醉酒的兩人在回家路上出了車禍。

            趕到醫院的丈夫說:“我從沒想過她會這樣,沒告訴我就出門,因為這樣就沒人照顧孩子了。”

            當醫生反問:“你不是在家嗎?”

            丈夫啞口無言。

            躺在病床上的,沒有塔利,只有瑪洛一人——

            塔利是瑪洛的娘家姓。

            那個無所不能的女孩,就是年輕時的瑪洛,是她在巨大家庭壓力下崩潰而分裂出的另一個自我。

            瑪洛幻想中的塔利來醫院看她。

            瑪洛問:“我明明比你大,為什么你比我聰明那么多?”

            塔利一臉輕松,“因為我才26啊,思考問題什么的,我有的是時間。”

            瑪洛慨嘆地看著她,“在經歷三次懷孕之后,你就會把這些都忘了,真是可惜啊。

            如今身材走樣、家庭瑣事纏身的瑪洛,也曾是酷女孩塔利,瀟灑、叛逆,充滿活力,天真地向往著未來。

            沒有人幫忙,一天比一天消沉絕望,瑪洛就只能幻化出年輕時的自己進行自我拯救。

            電影《塔利》殘酷地展示了生兒育女對一個女人的折磨。

            但它不是沒有孕育生命。比如影片中哥哥的家庭即使在有了孩子后也有二人空間,同時也不放松孩子的教育。

            只是,為人父母真的沒有想象中簡單。

            懷胎十月、生下孩子,只是第一步,更難的是照顧和教育。

            特別是在當兩個人的責任只有一個人在真正承擔。

            如果說,孩子的到來對夫妻二人的不可抗沖擊尚且可以調節,照顧孩子的方式也可以熟能生巧,那日后必須面對的經濟壓力,才是逼兩個人失去攜手信心的元兇。

            一人全職帶孩子,勢必無法共同承擔經濟壓力。身心的全方位摧殘下,若是還要被嫌棄沒在經濟上面出力,才無異于雪上加霜。

            感受這份冰冷的,偏偏又多是那些做母親的人。

            她們也都曾年輕過,又免不了在日復一日的家庭瑣事中迷失自我。

            養育一個孩子的過程中,固然有不可替代的收獲,但為人母要付出的代價是巨大的、無法修補的——

            一個女人的青春年華、美麗的容顏、苗條的身材,還有那個自由的靈魂。

            《塔利》不僅是女生必看,也是給所有的男生看的。

            如果你還沒有做好萬全的準備,或是還沒有鼓起了日常對抗生活的洪水猛獸的信心,或是,不能保證兩個人共同承擔養育一個生命的重擔……

            那就請你,冷靜一點。

            生兒育女,是一條單行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彩立方彩票

                      <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

                                <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