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
            >文化>>正文

            豆瓣9.1!陳凱歌僅用10分鐘片長,便拍出另一部《霸王別姬》

            原標題:豆瓣9.1!陳凱歌僅用10分鐘片長,便拍出另一部《霸王別姬》

            在全球影史上,站上過神壇的導演很多,跌下來的也不少,但是像陳凱歌“跌得這么狠的,實屬少見。

            有人笑言,說陳凱歌是“出道即巔峰”。

            表面上看是對陳凱歌的高度贊揚,實則明褒暗貶,諷刺陳導高開低走呢!

            其實也難怪觀眾會對陳凱歌有如此看法,縱觀他的整個導演生涯,《霸王別姬》是巔峰,《無極》是風水嶺。

            在《霸王別姬》之前,陳凱歌作品的藝術價值就屢受肯定。

            處女作《黃土地》一經問世就獲得了第38屆洛迦諾國際電影節銀豹獎以及29屆愛丁堡國際電影節特蘭杯導演獎。

            第二部執導作品《孩子王》獲得了戛納金棕櫚獎提名,并為陳凱歌捧回了金雞獎導演特別獎獎杯。

            1993年,陳凱歌憑借《霸王別姬》真正走上神壇。這部電影在美國上映取得了522萬美元的票房,入圍了第66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摘得了第46屆戛納電影節的金棕櫚......可以說讓陳凱歌榮譽等身。

            而影片不僅受到專業電影人的認可,大眾認可度也很高,豆瓣評分高達9.6,位列豆瓣全球影史榜第2。

            只可惜,陳凱歌在《霸王別姬》中展現出的絕世才華仿若曇花一現,之后的作品雖也不賴,但再無亮色。

            更致命的打擊在2005年,一部《無極》將陳凱歌徹底拉下神壇,成為群嘲對象,當年《一個饅頭引發的血案》有多火,陳凱歌就有多狼狽。

            《無極》帶來的打擊,讓陳凱走了將近十年,才逐漸緩過勁來。

            但是在這十年間,觀眾對于陳導的能力越發的信心不足,甚至有陰謀論稱《霸王別姬》并非出自陳凱歌之手,而是其父親陳懷凱代拍。

            雖然這個說法看起來很滑稽,但足以體現大家對陳凱歌的失望和質疑。

            對于懷疑陳凱歌導演能力的人,皮哥想他們應該都沒有看過一部片長僅為10分鐘的短片——《百花深處》。

            2002年,英國一家電影公司為展現當代世界電影最高藝術水平,決定拍攝一部名為《十分鐘年華老去》的影片,聘請了全球15位大師級的導演分別用10分鐘的時間,講述一個小故事。

            被邀請的導演包括拍出《末代皇帝》的意大利導演博納多·貝托魯奇,拍攝了《郵差》的英國導演邁克爾·雷德福,《日煩夜煩》的導演克萊爾·丹尼斯等人。

            而華人導演中,只有陳凱歌收到了邀約。

            最終,陳凱歌也沒有辜負期望,交出了令人驚艷的十分鐘答卷——《百花深處》,短片豆瓣評分9.1,遠高于《十分鐘年華老去》的平均分8.5。

            這是一部荒誕主義的作品,影片以喧鬧的搬家現場拉開序幕,主角逐一登場。

            耿樂飾演的搬家工人剛剛結束了在高樓林立的樓宇間的搬運工作,就有一名奇怪的客人找上門來,希望耿樂能幫忙搬家。

            耿樂問對方如何稱呼,客人不言姓名,只一句“他們都叫我馮先生”,話雖不多,但是一份老北京的味道油然而生,瞬間和耿樂身上隨意的現代感形成鮮明對比,就好像英國傳統文化和美國新興文化的碰撞。

            馮先生的家住在百花巷,在搭乘搬家公司的車回家時,身為老北京的馮先生卻似乎對道路兩旁的景致十分陌生。工人們對馮先生的表現覺得有趣,耿樂更是忍不住打趣:“如今就這老北京才在北京迷路呢!”

            當耿樂按馮先生的指引來到百花深處時,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待搬的家具,而是被夷為平地的斷壁殘垣,僅有一棵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大槐樹在風中矗立。

            而馮先生卻堅稱空無一物的眼前是一座大四合大院,這兒放著紫檀衣櫥、那兒擺著雙耳寶瓶......

            耿樂以為自己被戲耍正打算掉頭走人,卻接到公司電話,說馮先生是個瘋子,前前后后已經喊了幾批人去過,老板想讓耿樂把工錢要回來。

            沒法,耿樂只能硬著頭皮,答應為馮先生“搬家”,從而拿到拖欠的酬勞。

            于是,在馮先生的指導下,搬家工人們只能憑空表演了一場“搬家默劇”,場面滑稽又搞笑。

            可惜,一個工人不小心跌了一跤,將馮先生心愛的“花瓶”打碎了。

            雖然傷心,但馮先生還是決定帶著其他“空氣家具”趕赴新家。

            車子剛啟動,卻陷入了一個泥坑里,耿樂從泥坑中挖出了一個鈴鐺,那是掛在四合院檐角上的風鈴,馮先生激動萬分,撿起鈴鐺開心地朝著百花深處走去。

            此時耿樂等人回過頭,仿佛看到了馮先生口中一直描述的“家”,輕風拂過,風鈴輕響,槐樹搖曳,一切都寧靜而美好,只可惜物非人非,四合院已不復存在。

            這部影片拍攝于北京為奧運會舉辦而整理市容的時期,當時有許多胡同被拆除,相信這其中就包含馮先生的百花深處。而陳凱歌正是想通過此片表達對逝去的文化和年華的追憶。

            在《十分鐘年華老去》的大框架下拍攝《百花深處》,其實就是一篇命題作文,但是陳凱歌卻發揮出了拍出了屬于自己特色的影片。

            影片雖然只有短短10分鐘,陳凱歌所表現出來的執導能力卻讓人回想起了《霸王別姬》,馮遠征那種神經質的特質在陳凱歌手中得到了最大的開發,甚至超越了他在《不要和陌生人說話》中的表現。

            而這種神經質從開始時的荒誕,到最后的傷感恰如程蝶衣的如瘋如魔,有一種極致的美感。

            這10分鐘,絕對是陳凱歌在藝術成就上除了《霸王別姬》外的另一個高峰,可惜知之者甚少,如果感興趣,不妨去找來看看。

            文/皮皮電影編輯部:張昌錦

            ?原創丨文章著作權:皮皮電影(ppdianying)

            未經授權請勿進行任何形式的轉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彩立方彩票

                      <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

                                <div id="y0var"><span id="y0var"><object id="y0var"></object></span></div><dl id="y0var"><ins id="y0var"><thead id="y0var"></thead></ins></dl>